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微信关注
官方微信号:u乐国际官网
加关注获取每日精选资讯
搜公众号“u乐国际官网”即可,欢迎加入!
广告服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

房地产税立法:推进税制综合改革重要内容

2018-03-13 14:09 中国债券信息网

  3月5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,健全地方税体系,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。3月11日,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,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将研究制定房地产税法等列入未来5年立法工作规划。那么,房地产税何时征收?将会产生哪些影响?围绕这些热点问题,《金融时报》记者采访了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: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,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,这是否意味着房地产税即将立法开征?您是如何看待房地产税立法进程?

  刘学智:房地产税是关系到群众利益的大事,涉及法律、政策、经济和社会等诸多问题。首先,征收房地产税的法律基础问题需要解决。房地产税是以房屋为征税对象,按房屋产权所有人征收的一种财产税,征收必须是以个人拥有房地产为前提。由于我国土地的公有属性,土地及地上建筑物无法完全实现私有化,这是房地产税立法需要解决的重要基本法律权属问题。好在物权法对私人物权界定有规定,表述为“对其合法的收入、房屋、生活用品、生产工具、原材料等不动产和动产享有所有权”,其中涉及的房屋所有权为征收房地产税提供粗略条件。但房地产税法仍需要详细明确如何界定个人拥有的房屋权属,这不但是巩固房地产税立法基础的要求,还是规范设立具体税种、避免重复征税的前提保证。

  而且,全国住房信息统一公开透明是开征房地产税的客观基础,目前,我国住房基础信息仍然比较薄弱。从技术上讲,全国个人住房信息联网完全不是问题,但原定于2013年实现县级以上城市全国住房信息系统联网还未实现。现在有希望实现的是不动产统一登记全国联网,其中包括了房地产、土地、海域、林木等。但对已有的房产证并未强行转为不动产权证,不动产权登记进程需要加快。

  此外,我国房屋产权五花八门,短时间内制定公平合理的征税方案、全面实施房地产税有难度。征收房地产税还存在很多现实问题亟待解决,按照房屋面积征税还是价格征税或是套数征税,房屋市场评估价格标准如何确定,有的房产土地出让金已经交付是否还应交税,不同容积率的房子是否按相同标准征税,不同地区和城市的房价差别较大是否应该全国统一标准征税……这些问题需要解决好,否则盲目征税将产生社会问题。

  政府工作报告中要求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,两会期间房地产税成为热议内容,明确房地产税立法已经列入重点规划,是未来几年的重要工作。目前,房地产税草案处于研究起草阶段,还需要经过多次论证、调研、内部征求意见以及对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等程序,相关的立法步骤已经清晰,正在加紧推进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:很多人期许房地产税开征可以调节收入分配,促进社会公平,引导房价下降。对此,您是如何看待?征收房地产税有何作用?如何推进相关方面改革?

  刘学智:理论上讲,房地产税是对房产持有环节的征税,即房地产拥有人需要交纳的税种,房产越多、越富有的人纳税越重,能够起到“劫富”的作用。但能否起到财富再分配实现“均贫富”的作用,并不是简单地看房地产税这一个税种,更重要的要看财税体制怎么改革,是一个系统性工作。对于降低房价,不存在单纯地通过收税而降低产品价格的先例,房地产税是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的组成部分,不会也不应该成为压低房价的工具,通过征收房地产税仅能一定程度上打压过度炒房的投机行为,对房价的非理性上涨起到抑制作用。影响房价走势的主要还是真实的需求和投机行为,房地产税仅能起到辅助作用,不会有导致楼市崩盘的魔力。

  从完善税收体制的角度来看,我国的税制结构需要从以间接税为主体逐渐转变为以直接税为主体。目前,我国征收的直接税主要是个人所得税,房地产税作为直接税中主要的税种之一,未来征收房地产税是必然。此外,其他个税类直接税项目如财产税、赠与税也应该逐渐研究制定。理想的状况是未来实现综合税制模式,对纳税人的各种收入的应纳税所得进行综合征收,把全部收入和资产增值都纳进来,同时对生活重要支出在税前抵扣。例如,扩大减除费用范围和标准,将家庭教育支出、医疗费用、房贷利息、房租、子女赡养费等设置成独立的抵扣项目,在税前扣除。政府工作报告对个税改革首次提到增加子女教育、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,这是探索实行综合所得税制而跨出的重要一步。只有实施综合税收制度,才能真正发挥税收的“均贫富”作用。除了房地产税之外,研究制订其他各类财产税、遗产税、赠与税等,不但会增强税收的贫富调节能力,还能一定程度弥补企业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收入减少。

  《金融时报》记者:未来房地产税如何征收?

  刘学智:根据十九大报告,房地产税要按照“立法先行、充分授权、分步推进”的原则,逐步建立完善的现代房地产税制度。

  立法先行,即在房地产税开始征收之前必须先立法。根据2015年起草实施的税收征管法要求,在2020年之前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,即到2020年所有需要征税的项目都要有法律支持。房地产税作为新设税种,必须先立法,在基本的法律没有建立起来之前,不会开征。

  充分授权,即让地方根据实际情况落实具体的实施方案。一方面,我国地区差异极大,不同地区征收标准难以完全统一;另一方面,房地产税属于地方税,地方政府应当拥有一定的自主权利。因此,征收房地产税将因地制宜、因城施策。

  分步推进,意味着未来房地产税正式立法后不会立刻全面推广。根据我国近年来新税征收实施过程来看,分批次、分步骤试点推广的可能性较大。例如,营改增从2012年开始试点、逐年推广,直到2016年才全面推开。预计将先选出部分典型城市试点,根据试点情况再逐渐推开。考虑到我国城乡二元结构突出,预计房地产税的征收会先城市后农村、先市民后农民。征收房地产税需要起到“均贫富”、缩小贫富差距的目的,不能加重中产阶级和普通工薪阶层负担,因而,各种征税要求、免征条件和税率需要经过客观详细的分析论证,要真正起到调节财富分配的作用。

  u乐国际官网微信号:u乐国际官网